Alelele

背景作者 Giuseppe Mondì 来源 Unsplash

“一开始我不愿意跟着他,我知道他会向我展示某种令人痛苦和羞辱的东西,人在自己的绝望之中所能达到的肉体和道德屈辱的某种残酷见证。我不喜欢看到人性卑下的场面,我不愿意像个审判者或观看者一样,坐着观看正走下堕落的最后几阶台阶的人们;我始终害怕他们向后回过头来,朝我微笑。”

“一些衣衫破烂的孩童,坐在俯临大海的栏杆之上,眼睛转向上方,头轻靠在肩膀上,唱着。他们有着苍白瘦削的脸,被饥饿弄瞎的眼睛。他们就像瞎子唱歌一样地唱着,脸向后仰着,眼睛转向天空。人类的饥饿有一个神奇的温柔纯洁的声音。在饥饿的声音里没有任何人类的东西。这是从人的本性的一个神秘地带产生的声音,生命的深刻意义,作为生命本身,我们最秘密、最有力的生命,它的根在这个地带。空气是纯净的,在嘴唇上是甜的。一阵含着海藻和盐的味道的微风从海上吹来,红嘴海鸥痛苦的叫声使月亮在波浪上的金色反光颤抖,在南方,在地平线的尽头,维苏威山苍白的灵魂一点一点地沉入夜的银色烟雾之中。孩童们的歌声使那对人们的饥饿和绝望是如此陌生和...

“也许有人写过,欧洲的自由不应是从解放中,而是从瘟疫中诞生。也许有人写过,正如解放是从奴役和战争的苦难中诞生一样,自由应从解放带来的瘟疫所引起的新的和恐怖的苦难中诞生,自由代价昂贵——远比奴役昂贵——不是以金子,不是以血,也不是以最高贵的牺牲来偿付,而是以懦弱、卖淫、背叛,以人类心灵的整个堕落。”

老福特也说明一下
关于亲子分的cp名。亲子分是亲分子分的缩写,是组合名不是cp,不是cp名!所以“亲子分”是可以在mmd等同人视频里刷,因为他不带腐向含义

真正的cp名是罗马西和西罗马,p站tag是西ロマ和ロマ西,罗马西并不存在子亲分的说法。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就像把味音痴就做音味痴,冷战组叫战冷组(?

在这里西罗马不是指西罗马帝国,“罗马”也不是指鸡酱!!罗马诺是罗维诺国名呀,放到cp名里就简写罗马了。也有人说是因为早期国名敏感所以代称子分,实际上罗马诺一词本身就是意大利常见名姓之一的…

可能有人认为,都知道指的是谁就行了。但实际上已经看到不少地方都有出现“禁止拆逆亲子分”这类标语,emm...

该怎么说,推敲人物时我是一向认为要考虑角色的多样面,就好比个2*2*4的长方体,有长方形的一面也有正方形的一面,你不能指着正方形的这一面说它就是正方体,如同你不能指着亚瑟说他就是个死傲娇古板绅士。譬如这个长方体一次最多只能看见它的三个面,想看到其他的面只能转动它。角色也一样,得无死角全面地去看他,哪怕只有0.01%的属性成分也是这个人百分百性格中的一部分,不能略过它,再小的性格因素也会影响他对一件事的判断。只注重角色的一个面,那也就只是纸片人咯

《故事》摘选

用于自省

3.12
_
你的作品没必要临摹一部“写得好”的剧本,而是必须依循我们这门艺术赖以成形的原理去写好。急于求成、缺少经验的作家往往遵从规则;离经叛道、非科班的作家破除规则;艺术家则精通形式。

_
尽管粗制滥造者能够以其打字速度迅速填满稿纸,但是优秀的电影剧作家却总是惜字如金,不断删改,力图以最少的文字表达最多的信息。

_

天才作家写不出好作品大抵有两个原因:要么是被一个他们觉得非证明不可的观念蒙住了双眼,要么是被一种他们必须表达的情感所驱策。而天才作家写出好作品一般是因为这个原因:他们被一种要打动观众的欲望所感动。

_

观众不仅令人惊叹地敏感,而且一旦他们在黑暗的影院坐定,其集体...

© Alelele | Powered by LOFTER